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关爱民生 >孤独的花火 王尔德其人

孤独的花火 王尔德其人

巴黎的拉谢兹神父公墓里,许多举世闻名的文学家、音乐家、哲学家长眠于此,走到深处会见到一座飞翔的亚述天使雕塑,浑身布满唇印,那正是异乡人王尔德长眠之处。这位才华横溢的作家即使在百年之后,仍然吸引了无数爱慕者到他坟前祭奠。

一八五四年,奥斯卡‧王尔德(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Wilde)诞生于爱尔兰都柏林。父亲身为耳鼻外科医生,母亲则是诗人兼作家,家境小康加上从小就受到文学薰陶,在进入都柏林圣三一学院后,王尔德很快就崭露头角。这个时期,他得到马哈菲(John Pentland Mahaffy)教授的引导,也培养出对希腊文学的深厚兴趣。此外,他也参加了每周讨论知性与艺术主题如罗塞蒂(Dante Rossetti)的社团,甚至提出自己对美学的看法。十九岁进入牛津大学就读。

十九世纪后半的英国正是名符其实的「日不落国」,刚经历了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经济、技术大幅成长,国力日渐强盛,四处扩张殖民地,中产阶级势力兴起。进入维多利亚时期的文学家也把目光下放,关注起各阶层发生的社会问题,像是狄更斯所描绘的伦敦日常,关于中下阶层的劳苦与挣扎;或是萨克莱笔下的《浮华世界》,小人物为能挤身上流社会,情爱肉体全都当作交易的筹码。

在这种背景下成长的王尔德,并没有走进「将文学作为映照现实的镜子」这个队伍,他也不打算把文字当作任何一种道德劝说的工具,他的书写必须作为一种超越生活的存在,一种在现实之上的美。这也正是唯美主义者的中心思想,「为了艺术而艺术」(L’art pour l’art),王尔德在牛津的时候认识了文学家佩特(Walter Pater),佩特身为唯美主义者的中坚分子,其理论对王尔德影响深远。

在王尔德短暂四十六年的人生里,他的创作相当广泛,包括小说、戏剧、童话、诗作、散文等各种面向,却样样皆取得非凡的成就。他所追求的美,某种程度体现在他看似信手捻来便能打动人心的辞句上,譬如在〈夜莺与玫瑰〉里,夜莺曾说道:

生命对每个人都很宝贵。坐在翠绿的树上,看着太阳驾着金色马车升起,月亮驾着珍珠马车升起,是多幺愉悦的事。山楂的香气如此芬芳,隐居于山谷中的蓝风铃草,与盛开在山坡上的石楠花也一样芬芳。然而爱情胜过生命,一只鸟儿的心又如何比得上人类的心呢?

但不仅止于此,王尔德的美学并非只有形象的美、欢愉的美、良善的美。在《不可儿戏》、《理想的丈夫》、《温夫人的扇子》等大受欢迎的剧作中,聪慧机敏的台词层出不穷,彷彿他讥讽嘲弄、睥睨众生,结尾却又好似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在小说《道林.格雷的画像》中,那些个骯髒罪恶的场景、画布上随着年月逐渐变得邪恶堕落的肖像,他并非转了性子以丑为美,这些不过是一种探究的方式,透过虚伪、死亡、丑陋、罪恶来思索所谓的艺术与本质。

然而,就在他以戏剧征服整个伦敦之际,他与情人艾尔佛瑞‧道格拉斯(Alfred Douglas,暱称波西)的关係浮上檯面。波西的父亲昆斯伯理侯爵用一张纸条羞辱王尔德,让他愤而状告昆斯伯理侯爵诽谤,却不想因为这桩官司导致他与波西不见容于维多莉亚时代保守风气的同性恋情曝光,最终被捕下狱长达两年。一夕之间,王尔德失去了家人、事业、朋友,甚至情人。出狱后,他离开英国来到欧洲大陆,辗转游走最后到了巴黎。三年后在巴黎一间小旅馆里郁郁而终。

王尔德的一生短暂却如花火般璀璨,或许正如快乐王子一般,将他金闪闪的才华一篇篇剥下,留在每个人的心里。

2011 年后,因唇印过多会导致雕塑损伤,已在雕塑周围立起玻璃帷幕,隔绝游客不当举动。

延伸阅读:
1.王尔德《狱中记》:耶和华啊,我从深渊向你求告
2.悲伤背后总有灵魂──瞿欣怡读王尔德《狱中记》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三公娱乐app|阅读让生活更美好|提供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申博现金官网